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41章丢人

作品:腹黑萌宝:侯爷,军医娘亲是我的!|作者:篱下采菊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6-01 12:14:24
  om ,最快更新腹黑萌宝:侯爷,军医娘亲是我的!最新章节!

  一道急切的声音,打破了这美好的画卷,也让欣赏画卷的人,失去了兴趣。

  萧慕白和慕容雪对视了一眼,回头一瞧,竟然是张庭。

  见是张庭,慕容雪瞬时敛起了眉头,冷若冰霜。

  就是这个人害她被抓的!

  而张庭,也在同时感受到了她的寒意。

  “你怎么让她跑了?”

  萧慕白沉声道:“她可是东陵的郡主,说不定还有用处,你……竟然如此疏忽大意!”

  “哎!”

  张庭立马单膝跪地,“都是属下失职,属下愿接受惩罚。”

  “罚你有什么用?”

  慕容雪瞪着张庭,“你此番无异于放虎归山!”

  “姜玉竹是东陵的郡主,她此次被逐出宫,必定心生怨念,若她勾结东陵,瓦解北晋,如何是好?”

  慕容雪真是生气。

  张庭被她一顿训斥,闹得满脸通红。

  “王爷,都是属下失职,您怎么罚属下……属下都甘愿领罚。”

  他低着头,着实后悔。

  “张庭,你办事一向可靠,鲜少出错,这次是怎么回事?”

  萧慕白颇有些疑惑。

  张庭瞬时红了脸,着实尴尬。

  “你不会当真对她做了什么吧。”

  眼看着张庭表情尴尬,萧慕白瞬时眸色深沉。

  张庭颦蹙着眉头,霎时更低下了头,一张脸涨得通红。

  “你说你……”

  萧慕白沉着脸,指着张庭,“你一向洁身自好,怎么突然……突然转性了呢?”

  “先是要了个陈娣,本王答应你了,你……你这转身又想要姜玉竹,张庭……你让本王说你什么好?”

  萧慕白着实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他培养多年的将军,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,作为主帅,他真是觉得丢脸。

  “王爷,不是属下想要那姜玉竹,是属下被她骗了啊……”

  张庭委屈啊。

  他恨恨地叹口气,“那姜玉竹太过狡猾,她……她对我说,可以帮我得到那个女人,我信以为真,便答应让她去说服陈娣,谁知道……”

  想起这事,张庭便后悔不迭,他的名节啊,都被这两个女人给糟蹋了!

  “怎么吞吞吐吐的!”

  萧慕白瞪了张庭一眼,“你事情都做了,还怕丢脸吗?别磨磨蹭蹭的,赶快原原本本说清楚!”

  “是!”

  张庭立马答应一声,“属下全说!”“这姜玉竹将陈娣带到属下的房中,言说已经将陈娣说服,特意让陈娣来服侍我。我自然百般欢喜,偷偷瞧着陈娣,暗中高兴。那陈娣的态度的确和之前不一样了,她竟然

  不再抵触属下。属下一时没有忍住,便与她一番云—雨……”说到此处,张庭顿了下,不过很快又继续道:“是属下蠢笨,以为同陈娣有了肌肤相亲,便能令她摒弃心中仇恨,不再与属下刀兵相向。哪知道,我同他正痴缠得如胶似漆

  之时,那女人突然变了脸色,用事先准备好的匕首,差点……差点割了属下的宝贝!”

  说起这件事,张庭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。

  若不是他反应够快,恐怕这东西早不在了。

  当时他可是惊出了一脑子的汗呢!

  看到他心有余悸的样子,萧慕白微微张着嘴,甚是惊讶。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那两个女人便趁机挟持了我,跑了……”

  张庭一脸后悔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这可把慕容雪给逗乐了,陈娣果然够彪悍,深得她心。

  她这一笑,张庭更是尴尬了。

  这脸都成紫茄子色了,一直蔓延到颈子跟。

  他蠕动着嘴唇,嘀咕着:“属下纵横沙场这么多年都没有怕过,现在是被女人吓到了……”

  “你自作自受!”

  慕容雪恨恨地瞪了他一眼,说道。

  萧慕白抿唇似笑非笑,“张庭啊张庭,你还真是蠢笨!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,你还被她吓到了……”

  张庭苦着脸,“是啊,属下也在琢磨,我怎么这么笨呢!属下真是连王爷的万分之一都不及……”

  他说着话,目光掠过慕容雪,言外之意尽显。

  慕容雪眼眸瞬时一凛,没好气地瞪着他。

  这不是讽刺她吗?

  萧慕白忍着笑意,暗中朝着张庭使了个眼色,心道,你个笨蛋,难怪你当了几年的鳏夫,连女人的心思都揣摩不透。

  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,难怪雪儿会生气。

  “说你的事呢,你提本王做什么?何况,不是本王有本事,而是王妃通情达理。”

  萧慕白含情脉脉地瞧一眼慕容雪,温柔地说道。

  “就你会说。”

  慕容雪轻轻地说了句,满眼的笑意。

  萧慕白情商太高了,一句话,已然给足了她面子,让她在张庭面前,不至于丢脸。

  “这么说,姜玉竹带着陈娣一起跑了?”

  慕容雪轻轻地问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张庭颓然地答应了一声,“这两个女人,千万别被我抓到!”

  想他聪明一世,竟然栽到了两个女人的手里,这心里着实不甘。

  慕容雪瞧他气恼的样子,淡淡讽刺一句,“你先抓到再说吧。”

  以陈娣的本事,加上姜玉竹的机灵,这一次……恐怕再难抓到了。

  不过,姜玉竹早已不是北晋的公主,她若利用了陈娣怎么办?

  慕容雪忽然凝眉,暗中担忧。

  “雪儿,你想到了什么?”

  她的举动,早被萧慕白暗中尽收眼底,萧慕白轻轻地问道。

  慕容雪微眯着眼眸,看向张庭,“我在想,如果他能尽快抓到这两个人还则罢了,否则……陈娣很可能被姜玉竹利用了。”

  萧慕白微微点头,暗中瞧了慕容雪一眼。

  “雪儿,你应该很了解那陈娣,她会去什么地方落脚呢?”

  某王故作云淡风轻,暗中看向了慕容雪。

  慕容雪勾唇笑了,原来他是想套自己的话呢。

  那个地方,她不会跟萧慕白说的。

  “王爷,这人既然是他丢的,是不是应该由他去抓?”

  某丫头暗中轻笑,却不着痕迹的把这个问题又丢了回去。

  萧慕白顺势笑了,心中了然。

  她到底还是不愿意帮忙。

  “他能否抓到那两个人,全仗王妃的指点。否则,以他这愚笨的资质,怎么可能得手呢?”“王爷怎能这么说呢,他抓我的时候,本事大着呢!”